快捷搜索:

特朗普-观察者网-中国关怀 全球视野

近几十年来,美国经济中的增量部分主要来自信息技术与全球化趋势,典型案例即手机品牌的海外销售,而该手机品牌刚刚成了首个“市值万亿美元”企业。这样的新经济,对“老美国”来说,是“与我无关”的,因为是“新美国”们创建的企业,并且总部在美国沿海,生产、销售则大多在美国以外的市场。[全文]在操作层面,无论美国是要捆住伊朗的手脚,还是想直接颠覆其政权,在实践上都有不少困难。特朗普的极限施压政策用到伊朗头上,不太可能取得立竿见影的收效。相反,未来一段时间内,美伊关系很可能呈现“封锁不成,改变不了,推翻无望”的僵持态势。[全文]美参议院“以国家安全为由”通过决议,“呼吁特朗普加征关税时应得到美国国会的批准”,虽然并无约束力,但更有探讨的空间。仅从学理层面而言,是被限制的特朗普,还是发起限制的参议院,更有道理呢?[全文]欧洲人为国家而战的意愿与他们生孩子的意愿之间,存在着高度相关性。如果没有后代,谁将放弃自己的生命?今天的欧洲是一个洛克的地狱:个人主要关注自己享乐,希望政府保护他们免受贫困和疾病,却不愿为国捐躯,这是一艘缓慢驶往灭亡的巨轮。[全文]在俄看来,美国不但背信弃义推进北约东扩挤压其战略空间,还企图击碎乌克兰这块实现俄大国梦的关键拼图。而在美看来,俄收留斯诺登、接纳克里米亚、干涉美国大选等举动背后,是对其全球霸权和价值理念的公然挑衅。这恐怕才是美俄关系最难以逾越的心理鸿沟。[全文]对于特朗普的该项新政策,说硅谷的初创企业慌了未免有些不切实际,不过确实有部分硅谷企业表达了对特朗普新政策的担忧和不满。笔者认为,这些硅谷企业之所以为中资受到的歧视鸣不平,当然并非是由于高尚的国际主义精神,主要还是资本世界性的属性使然。[全文]某台湾人士想找资金投入地下污水道建设,因利润低,只有陆资愿意亲情赞助,结果被相关单位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该人士愤然质疑:“陆资投资台湾地下污水道,解放军会爬上来?”[全文]从去年特朗普被传涉嫌“妨碍司法”以来,他的言行多次被认为潜在符合了被弹劾的条件。但事实上,哪怕是民主党人,哪怕是极不喜欢特朗普的民主党人,也有不少人多次跟我分享他们并不希望特朗普被弹劾。这其中是什么原因呢?[全文]特朗普颇有当年曹孟德的处世逻辑(“宁我负人,毋人负我”),对中国似乎也有点当年对刘玄德的心态(“夫刘备,人杰也,今不击,必为后患,将生忧寡人”),作为三方年龄最长的领导人,对欧方马克龙也颇为欣赏(“生子当如孙仲谋”?)……[全文]中国已经认识到了特朗普政府执着于强迫其减少对美贸易顺差的荒谬性。但中国也知道,贸易战的爆发对任何一方都没有好处。为了缓解贸易摩擦,与日本的自愿出口限制不同,中国领导人承诺增加进口并开放国内市场,在未来5年内中国商品进口总值将达到8万亿美元。[全文]数据分析结果表明,在一系列看似消极的新闻背后,特朗普在新闻语境中的真实形象可能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糟。所以,我们应当小心不要轻易形成对特朗普本人及其领导成员的“刻板印象”,从而在战略上忽视了特朗普统治集团这个强大的对手。[全文]与许多人想象的美朝“单干”不同,正因为双方在许多细节问题上有巨大的分歧,要继续推进极为困难的半岛谈判,美国势必离不开中国,这就使得中美可能走得更近。在这特朗普抛弃传统盟友转而开拓新型大国关系的背景下,中国在地区与全球战略上不费一兵一卒却大胜一局。[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